在线投稿

驳沈志华:朝鲜战争耽误了中国重返联合国吗?

驳沈志华:朝鲜战争耽误了中国重返联合国吗?——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一)

【按:本文为作者所写文章《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第一部分,重点反驳沈志华关于朝鲜战争初期中国未能及时退兵,从而耽误了新中国及早被西方承认、及早进入联合国的观点。后续部分继续谈朝鲜战争中的“和谈”问题,其最终停战的真实原因和后续影响,指出新中国绕开美国的“承认”而取得大国地位和联合国合法席位,正是抗美援朝带来的战争红利。后续两部分将陆续刊出。】

中国是大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也是“五常”之一,但是,在新中国的合法席位未曾恢复之前,台湾岛上的那个伪政权只是尸居其位,起不到任何“五常”的作用,也根本发挥不出一个大国该有的作用。中国作为大国发挥联合国“五常”的作用的时间该从抗美援朝后算起。对此,史迹昭彰斑斑可考,本文于此立论。但是,就是有“专业人士”罔顾史实不肯秉公持论,诬指:因为抗美援朝时,没在1950年底1951年初这段时间退兵,接受联合国提案与美国媾和,而是继续打下去,结果导致新中国在国际上被动孤立,耽误了新中国重返联合国。所以,本文立论之前,先要驳论。

美国人的“善意”

这个诬指在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45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2月第3版)上写着:

【中国未能及时收兵(笔者按:第二次战役期间,印度等“十三国提案”提出之后)的另一个后果是造成了自身在国际政治中的孤立地位。朝鲜战争爆发前,关于联合国的代表席位问题已经出现了有利于新中国的趋向,特别是与印度建交和与英国进行建交谈判的情况,对联合国其他成员国颇有影响,以致艾奇逊也不得不通知美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奥斯汀,如果在联合国接受新中国代表席位的问题上投票时美国是唯一的反对票,那么美国代表要求重新投票和投弃权票,而不使用否决权。】

看,这段话说了,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美国在中国的联合国的席位恢复上,就是很有些“善意”的:“不使用否决权”。

其依据的资料出处在这里——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Austin,January5,1950,FRUS,1950,Vol.2,The United Nations;The Western Hemisphere,Washington D.C.:GPO,1976,pp.186-187

粗略翻译一下就是:《国务卿致奥斯汀》,1950年1月5日,《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1950年,第二卷,联合国卷;《西半球》,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美国政府印刷局,1976年,186-187页

也就是说,被沈志华氏征引的,沈氏认为能够证明“朝鲜战争爆发前,关于联合国的代表席位问题已经出现了有利于新中国的趋向”的证据中,一个很要害的证据是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1950年1月5日向美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奥斯汀发出的“通知”。

这个1950年1月5日在我看来,是很有些面熟的,查考书籍得知,也就在这一天的上午,艾奇逊的大boss——杜鲁门就台湾问题发表讲话:

【美国对福摩萨(台湾)和中国其他任何领土没有掠夺意向。美国目前无意在福摩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和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无意使用武装力量干预现在局势。美国政府将不遵循足以使之卷入中国内争的方针。同样,美国政府将不向福摩萨(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或建议。在美国政府看来,福摩萨(台湾)的资源足以使他们得到他们认为保卫该岛所必需的物资。】

杜鲁门的字面意思,台湾我们不管了,中共任取之。

这是典型的“一个声音说话”的范例——总统对台湾问题释放善意,艾奇逊就在新中国的联合国席位问题上做些“松动”的交代——“不使用否决权”。这也算“善意”吧?尤其是美国对台湾的处置,对比朝战爆发后到现在的境况——很有“善意”。

不过又根据我从别的书籍中所知,这样的“善意”是有背景的——当时的开国领袖毛泽东正率领中代表团在苏联和斯大林谈判,要以一个新的、平等的中苏条约,取代国民党政府与苏联签订的那个不平等的中苏条约。新条约与旧条约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要结束苏联在我国东北攫取的前沙俄利益,收回我们的主权。我们这样的立场和要求一开始被斯大林拒绝,在谈判桌上顾左右而言他。而毛泽东也以在住所“睡大觉”和他“冷战”。这样的“冷战”被美国人侦知,所以,美国人不失时机地“摇橄榄枝”,释放在台湾问题上的“善意”。换言之,拉拢中国,使之与苏联对立、敌视。

这就是沈氏征引的艾奇逊的“证据”的国际关系背景。艾奇逊在恢复新中国席位上的“交代”与杜鲁门在台湾问题上的“善意”,乃是一个事情不可分割的两面。全都是离间中苏关系的一种策略。如果杜鲁门在“台湾”的“善意”有了更改,那么,艾奇逊在新中国的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上的立场马上也会跟着大变。

那么,新中国有必要、应该积极迎合美国的“善意”么?当然不能!因为这是一种糊弄人的手段:

首先,解放战争时期未起时,美国动用空军和海军力量为蒋记民国从大西南运送兵力到曾经的沦陷区去“摘桃子”,出力多多;而且解放战争中,解放军被美式装备杀伤多多,两国之间这样的裂痕美国人没有个交代。

再次,美国以承认新中国为索取天价的奇货,要求新中国政府内必须重用、安置美国人认可的“民主人士”——美国利益的代言人和执行监督者,这样的索价,新中国绝对不能接受!所以,绝不能迎合美国的“善意”。美国要求在新中国政府安置它认可的“民主人士”,有如下材料证明:

【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占领南京,5月13日,担任南京军管会外事处处长的黄华与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接触,他向美国驻华大使转达中共中央的要求,“美国停止援助国民党,割断和国民党残余力量的联系”,但是,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强调:“必须旧政府倒了,新政府成立,要求建立外交关系,才有承认的可能。”中共中央要求:美国“永远不要干涉中国内政”,但是“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暗示,美国承认要视新中国政府能否广泛吸收‘民主分子’参加”。】

那么,美国驻华大使口中的这个“民主分子”是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什么样的人,才是美国人法眼中的“民主分子”?因为司徒雷登是在暗示,所以还真不好猜想这些个“民主分子”是哪些人,不过,有个旁证可以窥见一二。1948年12月4日,中共香港新华分社报告:

【“美国《芝加哥日报》记者雷文和声称,美国国务院目前之工作中心在于如何在中国新的联合政府中造成一个有效的反对派,以抵抗中共的力量。”】

美国国务院所谓的“中国新的联合政府”中必然应该有中共之外的政治势力,而美国国务院要努力地在这个“联合政府中造成一个有效的反对派,以抵抗中共的力量。”这一点,和司徒雷登的话语可以相互印证——中共政权内必须有要有一股美国国务院“造成”的,为美国利益代言的政治势力!美国要通过这股“反对派”势力插手中国内政!

一个国家的政权里怎么可能有为外国利益出力的代言人!?

除此而外,与美国“交好”,中国还必须付出其他的代价,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开出的这样的赤裸裸的无耻对价:

【我们认为国务院应当仔细斟酌以发布这样一个声明:如果共产党继续漠视国际法和国际义务的话,美国也将在所统治或控制的领土上不考虑向中共当局或效忠于他们的中国人提供由国际法和国际义务所授予的权利。鉴于目前美国在中国的利益无疑远远地大于中国共产党在美国的利益,这样做当然是对我们更有利的。……要而言之,美国的立场是,在获得西方承认之前,中共必须承担必要的‘国际义务’。在1949年和1950年初,条件扩展到包括遵守清政府和国民党政府定立的条约。】

看,为了获得美国的外交承认,新中国必须再做清政府,再做民国政府,再把上述两个软骨政权需要履行的“国际义务”——不平等条约继续履行下去。以上两点就是要获得美国外交承认必须要付出的天量对价!而美国人在台湾问题和联合国席位问题上对中国释放“善意”,是有这些前提在的,其计划就是让中国倒向自己,利用强迫新中国承认的各种不平等条约里的条款攫取更大的利益。“放弃”台湾、释放“善意”,有这样更深的卑鄙目的!那么,这样的外交“承认”是平等的么?是善意的么?

当然不是!

如果中国对这种强盗的要求不予理睬,美国就绝不会承认共产党中国,那么在台湾问题上的“善意”马上就会转为敌意,那么,作为一个事情的两面,美国在新中国在联合国席位上立场马上就会180度大转向,所谓“关于联合国的代表席位问题已经出现了有利于新中国的趋向”也会改变。

一切都要看新中国是否出卖海量的国家/民族利益!那么,中国应该迎合这样的“善意”吗?!

揆诸史实,美国无论是杜鲁门的“台湾善意”,还是艾奇逊的“联合国席位松动”都是糊弄人的瞎扯淡,思维正常的人都看得出来。

而且,艾奇逊在1950年1月5日一对一地下达的这份“通知”——从英文标题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Austin看,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艾奇逊对美国代表奥斯丁的“致信”或“致电”——是否在1950年初就完整无缺准确地传达给了新中国政府,也是很可以怀疑的。从前面沈志华引用的英文资料出处看,那是在1976年由美国政府印刷局出版的档案中披露的。如果这样的“善意”在当时没有被传达给新中国政府,那么,可以认为这份“善意”在当时还只是一份秘密文件。毋宁说这是事后有选择地制造出来的“历史”。记录该“通知”的《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FRUS,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或译为《美国外交文件》),实际是由美国国务院公共事务局特设的编辑部门——“历史学家处”负责编辑、由美国政府出版局出版发行的官方外交档案,其文件选择本身就有很强的政治性,是为美国的统治集团服务,根据政治、外交斗争的需要而决定的。事件发生时的真实档案,往往在出版时被有意删减裁切,以掩饰真相,利于美国对外宣传。

例如,1953年在美国中情局支持下,伊朗发生了推翻摩萨台政府的政变。而1989年出版的《文件集》1952-1954年伊朗卷中就“撤消了那些提到中央情报局秘密行动的文件”,“显然是要给人以印象,那次政变是伊朗人民的意愿,而没有美国的插手。但一些前政府官员却清楚地指明美国当时是起了作用的”。(见:《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与中美关系史的研究,《民国档案》1993年第3期,114页)

此外,文件的编排、取舍,还直接受国务院官员的干涉,以便于利用精心编纂的“历史”来干预当下的外交选择。例如50年代初,为了寻找“丢失中国”的责任,推行共和党的对华强硬主张,国务卿杜勒斯直接插手《文件集》的编辑,在历史学家处成立了两个特别小组,分别编辑战时高层会议文件和1942-1949年中美关系的文件。于是两年内就有14卷中国专卷或有关中国问题的卷宗编成待印。其中1942年中国卷的出版更是根据对该时期中美关系问题感兴趣的参议员和1954年参议院拨款委员会财政报告决定的(同上)。该卷1956年即告出版,可以说紧紧配合当时的右翼排华反共政策。

总之,这一披露1950年初美国部分官员对华“善意”的文件集,本身就是美国政治斗争和对外宣传的产物。以美国人事后制造的“历史真相”,再加上其他一些资料,经过一番自以为聪明的推演,来指责当时中国的领导人失策,这种荒谬手法是沈志华等人惯用的。

进一步看,艾奇逊的“善意”中明确的说——“如果在联合国接受新中国代表席位的问题上投票时美国是唯一的反对票,那么美国代表要求重新投票和投弃权票。”

既然联合国的其他成员表示了接受中国的意愿,你美国为什么要“要求重新投票”?别国的话那么不值钱?别国的投票那么没分量?这样的“要求”比台面上的“反对票”、“否决权”更霸道,更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相当于整个游戏规则都它一家说了算!

可以认为,沈志华氏所理解的被中国领导人错过了的美国“善意”,加上了艾奇逊的限制之后,事实上是不存在的!

抗美援朝耽误了解放台湾?

回过头再说杜鲁门——杜鲁门关于台湾的讲话的图谋是什么,我们的开国领袖当然看得懂,他亲自撰文,强调:“加强中苏两国的友好和合作,此外不会有别的的结果。”这篇文章发表在1950年1月21日的《人民日报》上。

杜鲁门在台湾问题上的“善意”斯大林当然也看得懂,所以尽管无奈,但是出于对中国倒向美国的忧虑,所以,他重启中苏谈判。新的、相对平等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就是谈判的结果。此前苏联在中国东北的利益都要归还。

然而,这样的结果却不是美国的愿望,所以,在离间恶化中苏关系不成的情况下,美国人首先在台湾问题上就按自己的本意出牌了。当然,作为美国总统,不可能在言论上马上出尔反尔,但是,它手下的狗腿子们却要“童言无忌”了:1月26日,好战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作出决定,早先制定的一项应急计划直到1951年仍旧有效。这个应急计划大概意思——一旦发生战争,不让俄国人得到台湾。这里所指的“俄国人”除了苏联外,还包括倒向苏联的新中国。稍后的3月,美国防部长约翰逊要求参联会写一份“防止共产主义在东南亚扩张”的报告。这个参联会拿出了一份“备忘录”,其中说:

【参谋长联席会议坚信,只有最终在中国取得胜利,美国才能实现其在亚洲的目的】。

这个“最终在中国取得胜利”,当然是指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台湾。这个“备忘录”还有这样的内容:

【只有迅速地继续采取措施,才能解决在东南亚所面临的问题;在台湾的国民党军队已经恢复了活力,显著提高了效能,是可以加以利用的。】

这个利用国民党军队的说法,就是公开插手中国内争,支援台湾伪政权抗拒中国统一的变相说法。当然也是后来麦克·阿瑟在朝鲜败绩连连之后,屡次叫嚣动用国民党军队登陆朝鲜半岛参战的根据。有了参联会的这个意见,美国防部部长约翰逊在2月21日、5月6日两次就同一问题问讯艾奇逊:

【总统1月5日声明是否意味着停止以1948年《援华法》军援部分的剩余款项向台湾提供军火?】

艾奇逊回答:

【这1.25亿美元中尚存在陆、海、空军部的余款是确定地、决无更改地”归国民党使用的。】

也就是说,美国人对杜鲁门1月5日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做了180度的大转向,美国要坚决地插手台湾问题了,要给国民党伪政权提供武器对抗大陆了。那么,所谓的《援华法》中的剩余军援有多少?价值1亿美元。1950年代的1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有个数字可作参考:国民党败退台湾刮走了中国所有的库存黄金。新中国发行人民币的时候,手中根本没有作为准备金的贵金属。所以,向苏联举债3亿美元的白银作为准备金发行人民币。由此可以想见美国为台湾提供的1亿美元军援是个多大的数字。那么朝鲜战争一爆发美国就派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不过是这个举动的必然延伸。

有这样一种观点:抗美援朝耽误了中国解放台湾。但是揆诸于上述史实,我们可以断定这个说法是没根据的!美国对中国统一台湾自始自终是报以极强烈的敌意的!在中国政府明确表明外交关系上倒向苏联之后,美国就加紧了对台湾为政权的军事援助。这样的敌意,与对台湾伪政权的军事援助是个必然的事实,无论有无朝鲜战争,这都是一个必然存在的事实。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直接出兵台湾武力阻碍中国统一所用的借口极其卑劣。

以我国当时的军队状况而言,我们没有解放台湾必需的大量的海空技术兵器。所以,解放台湾几乎不可能。唯一的可取途径就是向苏联寻求援助。因而建国之初向苏联“一边倒”是必然的。

但是一开始斯大林对我国的军事援助是很有保留的。因为他此前一直对中国的统一非常忌惮。1945年,他与国民党政权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将外蒙古从中国分裂了出去。据蒋经国回忆,斯大林当时表示,虽然中国当时尚不具备“侵略俄国”的能力,“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斯大林担心统一后的中国会对苏联的安全有威胁,所以在解放战争后期,他就要插手中国内政,要求中共配合国民党的“和谈”,要在中国搞南北朝。因此,当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建立新中国之初,斯大林对新中国依然心存疑虑,不可能立即支援新中国武器装备。 在这样的情况下,海、空军装备极其缺乏的新中国军队,想要打赢一场针对现代化的海、空战役的可能性是极低的,甚至连保证沿海、近海不受敌军骚扰都有困难。所以,无论有无朝鲜战争,我们当时想立即统一台湾,难度都是极大的。此前金门战役的失败就证明了这一点。

换言之,不能把台湾与大陆的分裂视作是抗美援朝的后果,抗美援朝并没有耽误中国解放台湾。相反,正是在抗美援朝中表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和决心之后,新中国才开始逐渐得到苏联的实质性援助。尽管苏联对中国的援助过程存在波折,但其作用仍然是巨大的。特别是此后苏联援建的包括军工在内的一系列重工业项目,为新中国工业体系的起步提供了重要帮助。在这基础上,发展现代化的国防、打造强有力的海军空军,为将来解放台湾提供坚实保证,才有了可能。

印度与英国的“善意”会促成和谈吗?

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之恢复,与台湾问题是联动的,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报以敌意千方百计阻挠,那么,在恢复新中国合法席位上也绝不让步。

说几句印度:1950年代的印度,看上去还是挺可爱的,通过其驻莫斯科、华盛顿、联合国的代表以及同美国驻印度的大使接触,多方申明: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朝鲜冲突之初,印度同英国一道“调停”,英国主要负责美国一边,印度主要负责中国一边。

但是,我们切不可把印度看成是友好的“天使”。印度在刚立国之初,一方面希望通过介入一些国际冲突,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展现其“大国”作用;另一方面,印度对中国的“善意”很大程度是受英国的影响。作为英国曾经的殖民地,印度在刚立国时,想在国际关系中有大的”声音响度“,没有曾经的宗主国英国的帮衬是不可能的。所以,印度在对外关系上也必须为英国马首是瞻。老英国向来世故圆滑,那句鼎鼎有名的外交格言“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就是从英国人那里来的。为了香港不被新中国拿下,英国在1950年1月6日成为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大国。那么印度紧随英国对中国释放些“善意”,势所必然。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二战之后的英国,国势衰颓,已经无力再像以前驾着兵船到处烧杀劫掠了,他只想如何回复国内经济。可是,朝鲜战争开打,美国介入干涉,不可避免地要把他这个盟国拉扯进去。而中国与朝鲜的唇齿相依关系,朝鲜对于中国,好比二战前英国眼中的西欧“低地国家”。朝鲜内战有美国的干涉,势必引来中国的介入,那么,他该如何做到“刀切豆腐两面光”?

所以,主和,力主中美和谈是他的上上选,至于说中美双方谁在里头要吃亏,这个他不考虑,只要两下里不大打,不长打下去,他就可以安生过日子。然而沈志华在他的《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里却没说这个背景,只是喋喋不休地说印度和英国为中美之间的和谈如何的操心费力,如何对中国一再释放友好信号,中国如何错失了这些良机。

英国、印度的这些“友好”举动果真能起作用吗。实际上,正如前面艾奇逊在给美国驻联合国代表的“通知”里所表明的,对于联合国的投票、决议,美国人根本不当回事。英国、印度的和谈动议是和美国谋求全球霸权、“防止共产主义在东南亚扩张”的目标是相背离的,他们的和谈方案不会被美国真正接受。中、美在朝鲜战争上的和谈能否进行,能否成功,只在于美国谋求称霸的野心是否被朝鲜半岛上的战局打掉、磨光,打掉了美国的野心,磨光了它的好战,才有和谈的可能。此后把美国人逼到谈判桌上的,也不是什么和事佬的友好倡议,而是“联合国军”被中朝军民打疼了。而在这16国军队组成的“联合国军”里,“友好”的英国人紧跟美国,所出动兵力居16国第二位。

一句话,没有美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大挫折,没有旷日持久的战斗把美国人的骄虚打掉,就不会有什么成功的和谈!中国也就得不到美国应该的尊重。也就也根本不存在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可能性!

美国人想要怎样的“停火”?

沈志华氏又说,就算朝战爆发之后直到第三次战役结束后,中国“合法席位”恢复的可能性犹存:

【甚至中国出兵朝鲜以后,情况都没有立即恶化。直到1951年1月8日英国首相艾德礼还致信杜鲁门指出,英国政府历来都反对‘由联合国通过一项谴责中国是侵略者的决议’。然而,当中国表示拒绝联合国提案后,一切都变了。十三国提案(特别是补充意见)本来是出于对中国的同情立场,联合国能通过该提案也表明了多数国家对中国的友好态度以及要求和平的愿望。中国决策的失误就在于不仅拒绝这一提案,而且还指责其为美国阴谋,结果伤害了许多国家的感情。1月30e-h湾yle=果quot国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性昡quoen: 0p国代o,结掽信号ﺿ一o;。然踭国衢折114顚援kquote,塻要仹纵其&国,随友好态度以及要能逌作丛y

也就是说,美国的&lduo; 所以,主和,力丟dquo;还有迯补充意见)的&l来不兯挺可成繕判挥先动议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一句话,没有美囨、要在中国搞南北朝和谈厎之间,羖愷释收泽东书quo;台湽一边[要仹的&l;一边〜”苏要在中国搞南e>

此外,文件的编控使口中的迸、194心质出版的愋好倡议兄。

ox-squ疑语焉里个说法是沨的受个以找线索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一句话,没有美rdquo;有会议42-194〯鲜败绩连连乚支无tyle搅奈乱,1领8问年》政府厹持召懂!度在; margin:来终圽,终圂&&rdq养膄大qu焦话用策求参联马歇手迮衁&mda后盤使司rdquo;所靡styl摆脱rdquo;新中国拒绝联只是案求立共和脱rdq办麦內使司徒雷癮衁sty利了中rdquo;有佌再做公众元,为将杯是狗中1quot》政府召懌美文="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日声明是政府厨联给羪说法常责个说法决圽要快务&rsq太不䥯留皹外yle="box-sizing: bo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日声r美囨聛政友奀系列子弹?="box-sizing: bo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日声政府厨聀系刾必需新中国的杠的yle="box-sizing: bo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日声r美囨否意先甛内;如司r必需新中国的杠的怊的“友奾给秗戌不uote> 子弹?="box-sizing: bo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日声政府厨r必需非常秗戌不uote> 个说国陗胜坍让uote> 面个数耀打对的他这也根湾,男女的不会袭国教o;。兵称鉓7子弹uote> 沈志卶化『盤麪盟sizyle="box-sizing: bo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日声 (),实际是由美国一个yle7卷见与了自己皋入干学le="b卷丽教科学便留皹加》19著丽教科学1952-1200个y合彦le152-si)="box-sizing: border-box; margin: 20px 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也就是说,美国rdquo;狠狠杯是助。以双在这16uote> 核的他迴k多英国人uo;通知&r、空军癮族级o;这繷的数uote> 沴助《援《世界里。囫折,没有旔的宱国对丮&rdq?。尽装甲洪流中碾压&rdq?;系別成为笚项盀新丮&rdq!庽会对x-si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但是一开始斯大枚湾,说这世『权、&l/传洞若误这篇斌实际是协国e知德败绩返合杮r、评论在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甚至中借地继续采台湼建立新!似乆事京恫吓“和麀兵要就"box-他启中苔只里ﺽ会对要负莈在台湾问题争执国能致觱文出兵> 也就是说,美国o;打$癿="box失策变欂直右日挡苏鲜嚇出lock行倡讱响〔动的在台湾问毫兵系开朸的野心昊的铁box扯过出持续生过日圛。中dquo;?升级个背悊的战代核立即统安界里苔看在言舩盟完悊立Y盀钮宋下,伊不伈的愶造独台亏.把美国再釤林仇心是lduo;计供!对杜鲁门1,我泽东、兹笚丏条还有迯补充意见)的&l好倡uo;?香饽饽釤林计5日在吃所si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但是一开始斯大枚,戌已经ot;阎癿rdquo;e后期L一个次4〘致信杜鲁门指出迨亚洲篏儾善意&rdq亲呼聀子弹扔这!国的分子弹美国阴谝。囫折,/h2> 美是仢临皉利沈庆中那么京rdq养台湥认为让rdquo;友奉“后裂视作供台si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但是一开始斯大枀舩看一边对那么刚史实8争必霊&r圌所出劔in: 赔复卖新中可能在阵营的刊&r货色们卹盀算过兯能在訌不夹盀;放聛就渐得到苏那敢碰硬、box-横rdq厉害友;的&ldquo專印度紘斗把传皉旷乞求战斗抽教o旷依靠半岛上战o旷仰,恼争乃还有迣51年仞则刚的&l好!r、空军友奌印度在的吖的 s服关于台湾的合国的合组,s湽一边合国司徒石一好战硣桉旔的争次会跟下,伊屁股后可uo;被中朝军民打疼了bot;尝行倒头造缚袰会寈能否进行n: ,界里殃。中国曽能策n: o,地国承国。 何偄国&rdq以在觭国>

但是一开始斯大果,多对位&rdq民智者的在《在指景,

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10px 20px; margin: 0px; font-size: 16px; border-left: 5px solid rgb(238, 238, 238); font-family: 黑体, "Microsoft YaHei", 宋体; line-height: 2em;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102, 102, 102);"> 【参谋鸭借地继续采歙大姑张;弱大姑强;废大姑举;取大姑业sizyle="box-sizing: border-box; margin: 20px 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也就是说,美国o;还有迧姉那里的和谈是&l叭差去吧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所以,主和,力丟对&ls叭可dquo寺卖浄“1948鲜战亂 子弹史宔只且过中b诸文一爠减腵菲眏布戌巕的。是阻印o对印;如司r意止仾o国陌界外永恆的在釵金te> 子弹

子弹美国阯国的友外那里化,te> 子弹

但是一开始斯大构善意&rdq是象&的让r门指满权皀打:可胋共咗华的uo;各和谈揯能在訉择rdqckq部rdquo;里X的那角色50叀打还昄狗中马歇扥及联合囮是雷挽> 七议42-1940。r门指之番抚底投票94&ldqu旦发来沴叴sty皿后dq兼顗 狗腿子仮&rdq比亸徒雷哪共都友辑box-松狋心面、冄在台湾问颸徒雷癮tyle退让半步生战争,不荭那rdquo;友奦对䧆作的变都叁(全有威寸-siz"bo时尚丒雷癮tyle鲜戎是份叁中uo;笚镙o旁的&ldquo其圎期:议作媄干涉/h2> siz/h2> 让o,脱伸。<兎dq局苏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但是一开始斯大o,戩&r。领袖插手《联合団么

【参谋鸭日声明是说法是沌谈能否安生过lock或打沴r必需刪见罚敻惊援卻中有然看徎是o;大的和谈糟sizyle="box-sizing: border-box; margin: 20px 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也就是说,美国o;能败尽政府历意里所表决圽刪务&rsq太

子弹笚项盂司r必需新中国的杠的怊的&l数致新o;艾奇选和对外宛事把美囈的生战争,丞什英国亭国搞南北NO!r〬向张台湾问题亱派第丹据提续生过哪怕再做ro;合谈能否迬rdquo;底洞盀谓消耗狗腿子仌戏丹互殿质头是瞻〽为“的dquo;偁狠狠才盛过哪怕现陆朝子弹!r〬和对外宊不伈,佑展现uo;的愿极其,戽倡uo;?国真正掟吡有佨的事实〉生生战争,破!泽东、兹笚还有迯补充意见)的&l0斗把式位的旡有作不驾睂中、羸亣的棺材的差根钉子钉言旺zing: border-box; margin: 0px 0px 20px; line-height: 2em; font-size: 16px; text-indent: 2em; color: rgb(46, 46, 46); 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宋体;"> 可以认为,沈志卧使司徒雷癮衁o;举的愳谈被中国林与朝鲜战争》里却没说这个背书quo中中园苔便kquote自以丄同䲈爆湾悛互劼实际是由美国录&rdquo美国攌对外宊剪裁其园苑泽东、的&ldqublockqu句湢以1亄&ldqute> 展玎说中uo;的中国。毎国介入干5日在台rdquo;很大程度是受英园有燺兵台湾军动议是和美充致要在中筺那釈的走日圛〜鲭的极兄要求是在rgin乆毎le=恎琾援styl是生战争,丁的出特加掐h;&m徇日圄“历史眉裁旡丌ﺽ系獊美雷癮衄出特战&&r掉,導充 糺尖籿&middo谈言,戆的美国&ldqu峅是在rg狂妄中le=琾复&midd

ox春秋笔中〬和寈臊不划加国懂,份&ldqu罗织罪o;没-麦ing: b

g "li>=a href='/yulunchang/guojizonglan/20170915/1373.html' title='比亸限沺䂌戆番数'>比亸限沺䂌戆番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