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对霍邱铁矿项目投入72.5亿停摆的反思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末期起,在解放思想加快改革的旗号下,有人物提出了“开发矿业,有水快流”,“大矿大开、小矿放开,有水快流’”,在这样的改革思想指导下,遍地开矿如火如荼,矿业腐败形成迅速,国有矿产不断流失,青山绿水破坏严重,“黑矿”吞噬矿工性命成了“黑洞”。反思霍邱铁矿项目停摆,足见一班,也算“亡羊补牢”,痛定思痛。

一、霍邱铁矿项目停摆的始末

据新京报 2017年11月27日报道:《安徽腐败窝案“后遗症”殃及各方,中钢国际现大笔坏账》。霍邱铁矿项目停摆的大体经过:

北京首钢矿业挂牌出让首矿大昌51%股权。近日,北京首钢矿业公司将安徽首矿大昌51%股权挂牌出让,转让底价17.7亿元。首矿大昌工程建设由中钢国际提供,项目合同额52.66亿元,占比超上市公司年度营收规模一半。首矿大昌项目已完成投资约60亿元,占项目静态投资的66.7%,霍邱县政府为钢厂配套建设投入12.5亿元,钢厂整体建设过半。民营企业大昌矿业持股首矿大昌49%,实际控制人吉立昌。吉立昌攀附一批安徽高官,一度成“安徽矿王”。因项目本身及吉立昌卷入安徽官场窝案,首矿大昌项目于2014年初全面停建。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中钢国际介入霍邱铁矿相关项目承包工程。2010年3月,首钢矿业、大昌矿业、六安市政府、霍邱县政府就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签约成立首矿大昌公司,即霍邱铁矿项目开发主体,项目总投资高达99亿元。2011年2月中钢国际介入为工程总承包商。霍邱项目对彼时中钢国际,无异于稀有“盛宴”。项目2012年9月起开工,计划2015年5月完工,合同金额52.66亿元。2016年全年,中钢国际实现营业收入94.44亿元,仅一个霍邱项目,相当于中钢国际营收过半。

吉立昌财富传奇背后,一批安徽高官鼎力相助。霍邱坐拥储量全国第五、华东第一的铁矿资源。2002年,霍邱铁矿资源启动开发全国招商。这年河北人吉立昌到霍邱,注册成立大昌矿业的前身武安市大昌矿产品经贸有限公司,八年后成 “安徽矿王”。

助成这个“鱼龙变化”的人,首推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他和吉立昌一起为其公司跑环评、项目审批,帮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不惜挪用国家保障房用地指标。吉立昌,先后11次给予倪发科价值743.2万元的黄金制品、玉石、玉器等物品143件。曾任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的杨先静也功不可没,为尽快将周集铁矿配置给首矿大昌,两次擅改厅长办公会决议,并为该公司量身定制挂牌出让准入条件,排除竞争取得探矿权,给国家造成损失达189158万元。杨先静先收受吉立昌等人财物,折合人民币1653万元、港币30万元。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项目停摆期间,中钢国际曝出与霍邱项目财务丑闻。随着项目全面停摆, 2016年7月,中钢国际将募集资金中剩余的5.55亿元,变更为“补充公司流动资金”。2017年3月,中钢国际收到中国证监会吉林监管局“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公司全资子公司中钢设备首矿大昌收入存在跨期。2012年、2013年度结算收入40768.14万元,导致中钢设备2014年营业收入虚增40768.14万元、利润总额虚增2716.16万元。其后公告,中钢国际2014年净利润因此减少2037.12万元。

经历项目停摆、募集资金用途生变及财务造假丑闻,霍邱项目在中钢国际形成大笔坏账。中钢国际2017年中报公布,按欠款方期末余额应收账款情况,对首矿大昌应收账款9.996亿元名列第一,相应坏账准备2.6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中钢国际营收48.39亿元,同比下滑18.34%;净利润3.23亿元,同比下滑12.53%。

民资股东无执行资产。在倪发科被组织调查的同时,吉立昌亦被有关部门所控制。吉立昌已不再是大昌矿业大股东, 2010年,吉立昌持有股份为96.72%,郑改中为1.64%,王艳伟为1.64%。而当前,吉立昌仅持股9.49%。大昌矿业陷入超100起诉讼当中,10次被列为失信人,21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安徽地税局2017年7月发布欠增值税公告,大昌矿业名列其中,欠税额未有公布。裁判文书显示,大昌矿业已无可执行资产。

看霍邱铁矿项目停摆,简直是看一部“狗血剧”。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二、对霍邱铁矿项目停摆的思考

首矿大昌金属材料项目由首钢总公司与安徽大昌矿业投资建设,总投资100亿元,设计年产钢铁300万吨,年产值150亿元。令人眼花缭乱的霍邱铁矿项目的停摆,该带给我们什么教训和思考?

1开发矿业,有水快流孽生怪胎。从20世纪80年代中末期起,在“大矿大开、小矿放开,有水快流”的改革政策影响下,整个中国的资源就陷入滥采滥挖、无序竞争的混乱局面。 2011年2月10日《经济参考报》在《中国稀土资源储量亮红灯 一年走私总量达上万吨》一文指出,仅赣州稀土资源就陷入滥采滥挖、最高峰时有采矿证的矿山就达1035个。这还是有证开采,而辽宁省一度9000多个采矿点,一多半是无证开采。而且,无论有证没证开采,绝大多数民营开矿,都是权贵(亲友)及地痞恶霸在开采。不仅掏空资源,还极其严重地破坏环境!

作为“一五”期间国家156个重点项目之一的杨杖子矿,在“开发矿业,有水快流”的鼓动下,短短时间周围就成立上百个私人开矿公司。它们上下勾结、内外勾结,不仅盗采国有矿山资源,甚至直接将几十条“小矿”的巷道和杨杖子矿的巷道打通,明目张胆的直接往出拉矿石,杨杖子矿怎能不“失血”过度破产!安徽霍邱大昌矿业有限公司的发家,不就是“开发矿业,有水快流”政策的孽生怪胎?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2、矿业腐败是官员腐败重灾区。从刘汉用贿赂原省委书记白恩培,得以1.6亿收购价值数千亿的兰坪铅矿60%股份算起,有多少肥水就这样外流,有多少富豪孽生在这样腐败的土壤?吉立昌来霍邱开矿,知道倪发科喜欢玉石,吉立昌就投其所好,同玉石专家前往新疆,花费约100万元买20多块仔料,送到倪家。并再到和田买了一个全身包红褐色皮的仔料,价格95万元,一次就送倪发科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吉立昌能以极低的价格占有矿业资源,哪一步离开了官商勾结的腐败?他的资产迅速膨胀,又啥时能离开腐败的滋养?

3、投资的72.5亿能否打了水漂?霍邱年300万吨钢铁项目建设已完成投资约60亿元,占项目静态投资的66.7%,霍邱县政府已为钢厂配套建设投入12.5亿元,钢厂整体建设进度过半。现在这个项目停摆,这72.5亿投资能否打了水漂?若打了水漂,银行贷款占了多少,国有独资的北钢又占多少?在钢铁产能过剩严重,去过剩产能,已是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确定的五项任务之首,但已投进去几十亿,这其中国资损失多少?银行有多少烂账?

4、咋将吉立昌包装成先进典型?吉立昌成立了霍邱县大昌矿产品经贸有限公司,被吹嘘成“艰苦创业,探取沉睡千年的宝藏”。企业并为AA+信用企业(中国银行的客户信用等级分为十个信用等级,AA+是信用第二高)、 全国质量、诚信、管理先进企业,是省'861'重点项目先进单位、省民营企业百强,这其中有多少是造假?又有多少官员参与造假?中国这样的造假先进典型有多少?更荒唐的是霍邱县人大常委会竟全票通过一项决议,决定以6亿元财政补贴奖励给当地民营企业大昌矿业集团,而当年身为国家级贫困县霍邱,县级财政收入不过7亿多元。

“有水快流”让肥水流向何边?!

5、吉立昌大规模转移资产为何没有监管?待到倪发科被组织调查,吉立昌东窗事发,亦被有关部门所控制,吉立昌作为霍邱铁矿项目的民资大股东竟无执行资产。吉立昌不断将持有大昌矿业96.72%的股份,不断减持到仅持股9.49%。以致大昌矿业陷入超100起诉讼当中,10次被列为失信人,21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可裁判文书显示,大昌矿业已无可执行资产。那么,吉立昌大规模转移资产,监管部门为何没有监管?而以这样的手段“空手套白狼”的民营矿主,中国又有多少?

6、多少国企就被这样拖垮。在这起霍邱铁矿项目停摆中,大昌矿业已无可执行资产,全资国企的中钢国际作为总承包的建设方,被拖欠的9.996亿元还能讨回多少?全资国企的北京首钢矿业公司又损失多少?中国的国企改革中,又有多少国企就是在这样内外勾结中被拖垮,最后又被民企低价将破产国企买断?

7、重大改革政策出台为何不反复调研?一项重大改革政策的出台,原本是要在搞好调查研究,还要在小范围试点,总结出经验之后,再经多方面讨论形成政策推广。“有水快流”却没有调研报告的论证,也没有进行改革试点,就将整个矿山资源一下推入全民开矿的狂潮,并说什么要打破国家垄断,可事关国家命脉和子孙万代的矿产资源,国家不垄断谁垄断,不由国家规划谁能长远规划?而中国矿业腐败同房地产业的腐败,已是中国行业腐败最炫目的“姊妹花”!

痛定思痛,痛哉!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