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回乡见闻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

今年双节,回了一趟老家。这是安徽省寿县西南角的一个小村庄。在地图上甚至找不到她的存在。一路上,看到国家的巨大变化——高铁、高速公路、城市建设,让人十分欣慰,但回到农村后,对基层组织的涣散、基础设施的凋落、环境污染的严重性及社会空心化程度又万般难过。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这次回家,一连下了七天的雨,农民的庄稼都快烂在地里了。无事时,除了到田边转悠,便是找邻居聊天。当我走在乡间小路上,发现农民吃住行的条件皆有巨大进步,各自承包土地的庄稼也长得不错,但是过去的绿波荡漾不见了、鱼虾满塘不见了、点点萤火不见了、翠荷瘦菱不见了、欢乐祥和不见了……大家都在各顾各。取而代之的是:江河污水横流、沟渠茅草雍塞、田间道路残缺不全、药品垃圾随处可见……这些不能不让人思考我国乡村面临的问题。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通过这次回家,我发现:

一、基础设施逐渐陈旧废弃。除了国家统一规划的高铁、高速公路、村村通工程、大江大河重点治理等公共设施得到了极大改善外,农村基础设施基本都在吃老本,有的甚至已经千疮百孔了。田间小路、绕村沟塘、配套的灌溉系统及泄洪设施由于年久失修或疏于管理,让人惨不忍睹。这些基础设施虽说国家近几年也曾进行过维护,但是由于失去基层组织的强大动员能力和维护能力,要想恢复当年景象并不容易。尤其在“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管理架构崩塌而农村社会日益空心化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二、基层组织涣散无力。现在,应当说农村乡镇以下的基层组织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除了收缴电费、迎来送往外,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回乡发现,生产队的队长或组长完全是聋子的耳朵——摆设;而一些村级干部甚至成为家族势力或黑社会的代表。人与人之间关系淡漠,群众与组织之间若即若离:普通民众要么游离于组织集体之外,要么成为封建迷信和宗教信仰的追随者、组织者、传播者。而村级组织的一些负责人,在所谓的民主选举标榜下,唯利是图,有的村两委甚至本身就是动乱之源:互相之间勾心斗角,大搞帮派斗争,闹不团结。当然,这几年由于国家对基层组织建设较为重视,已有所改观,但是由于村干部号召能力差、人心散了及农村空心化现象严重,导致基层组织常常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三、土地、水利污染影响深远。农业生产由于各自为政,种子、农药、种植规范皆处于一种无法无序的状态——什么农药都敢用。今年用这种农药,明年用那种农药,也不问毒性如何、对人体与环境有没有影响,逮到就用。而农药生产商更是唯利是图,把各种有毒试剂或化学品当成赚钱工具——许多产品只要能够消灭虫子,也不问有害没害,毒性能不能降解,只管向农民兜售——根本没有经过什么严格的环保评审和科学程序。这些做法,导致农村土地和水污染严重,而年久失修的排水系统又不能及时清理和修复,因此对自然环境影响巨大。据说,全国许多地方地下水已被普遍污染了。但人们还意识不到其长远的危害性,只顾眼前利益。应当说,这些危害性已经在农村生态链中显现出来了,一边病虫害频繁发生(一旦产生抗药性,又用更毒的药去治理,因此形成恶性循环),而另一边许多昆虫、鱼虾、两栖动物、飞禽走兽则在不断减少或消亡,这就是一个十分严重的警讯(应当大力提倡绿色生产和科学管理)。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四、农业生产秩序混乱,人人各自为政。大家都处于一种自发无组织的状态:种什么、怎么种、怎么管理皆缺少科学系统的规范和依据,大多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状态。由于没有组织的有效指导和科学管理,大家都只顾眼前利益,盲目进行农业生产活动。再者,由于改革开放后打工潮的出现,导致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实质上已名存实亡。而近年来的所谓土地流转政策,则乱象纷呈:大多数流转对象要么是有权有势的关系户(如村干部),要么是利用土地流转向银行贷款或寻求政策红利的暴发户,有的甚至明目张胆改变土地属性移做他用。这些人虽说积极性较高,但他们并不愿向土地或公共设施做过多投资,而是采取一些急功近利的做法。应当说,这种无序无组织的状态,已经严重制约了农村现代化和集约化发展。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五、集体利益和公共建设无人问津。由于农村传统产业体制和生产关系的崩塌,导致许多公共设施无人问津,甚至有的为了自我利益最大化,还有意无意去破坏或占有这些集体资产。大家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对集体利益、公共建设漠不关心,有的甚至把损公肥私当成义举。你看,田间小路越来越细、河道堤坝乱挖乱种、岸边滩头乱围乱建、山川苗木乱砍乱伐——凡是公家的东西大家都想占一分便宜。而对于国家或集体的建设项目和出台的政策则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危害到自身利益便不闻不问,而对于损害自我利益的重大工程和项目行动,则阳奉阴违或故意提高要价,因而成为所谓的“钉子户”或“上访老户”,有的甚至故意还把这些公共设施当成自己出气的对象,进行大肆破坏损毁。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六、农村空心化明显。由于国家快速的工业化进程和市场大潮的冲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青壮年人开始集体外出打工,并形成一种强大潮流,有的甚至长年在外不再返乡。因此,导致农村空心化明显:空巢老人、留守儿童、问题少年、产业外移、实体萎缩等问题严重。虽说外出打工潮极大促进了农村发展,缩小了城乡差别,但对于传统农村的政治结构、生产关系和经济基础破坏严重。可以说,当代农村除了吃住行有了很大进步外,其他很难说比改革前更好。尤其因此导致的农村空心化现象,更是为当地的新农村建设、农业生产、传统文化、基础教育、基层管理、财税收入、工商业发展等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应当说,这些外出讨生活的农民工是国家快速发展的主要动力和贡献者,但他们要想真正融入城市并不容易。虽说,有的人通过自我努力成功融入了当地生活,但大多数仍然游离于城市边缘,徘徊在社会最底层,其户口管理、孩子上学、子女就业、权益维护、医疗保险、家居养老等皆是问题。而这些边缘人的存在,也大大增加了城市管理和社会治安的难度。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回乡见闻后的沉重忧思:片面市场化、产业化真是灵丹妙药吗?

七、人的思想意识退步明显。在市场大潮的冲击下,大家唯利是图:为公为民的人和事少了,为私为己的人和事多了。以前纯朴的乡村民俗正在丧失,而金钱至上、家族观念、攀比心理、封建迷信等不良现象死灰复燃。——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因此,非法传销、非法集资、宗教迷信、歪门邪道、黄赌毒黑等不良现象皆由此而起。人与人之间缺少必要的信任和尊重——做好事反而可能引火烧身,不公平感、被剥夺感加剧,社会风气日益恶化……这些都给人民生活和国家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

这应当不是农村改革所要的结果。

想当初,盲目放任的市场化、产业化被人叫得震天响,仿佛这些就是拯救中国的灵丹妙药。但十多年下来,并不能让人称心如意,却仿佛让人吃了一只苍蝇,浑身不自在。你看住房、医疗、教育、就业、生产……哪一样不是问题多多?我不知道那些鼓吹盲目放任的市场化、产业化的人士怎么看。当然,既得利益者们肯定认为形势一片大好,甚至恨不得一切都由市场和资本说了算——让弱者自生自灭,让强者碾压一切,让普通民众互相打破脑袋残酷竞争。但在人口众多、土地稀少、资源短缺的发展中大国,你这样搞不会乱套吗?你让一亿人自在,那么其他十三亿人自在吗?

当然,实事求是地说,农村从包产到户伊始,的确极大促进了思想解放,普遍提高了农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那些有能力有头脑的人大多通过自身努力快速实现了从衣食不足到温饱小康的转变;而从八九十年代起,快速崛起的成千上万的个体户或小微企业,也极大促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繁荣和发展。

不过,问题也随之产生了——集体的事情开始无人过问,刚刚发展起来的乡镇企业(甚至大型的集体或国有企业),也被少数能人承包并快速发展成当地有影响力的私营企业。这些企业由于得到了政府、银行或社会融资的大力支持(权力此时开始与资本进行结合),快速发展壮大起来,开始成为左右国家的不可忽视的力量。社会上逐渐形成了以权力和财富为评判标准的价值体系,金钱至上、权力至上、娱乐至上、官僚主义、贪污腐败、骄奢淫逸、黄赌毒黑等不良现象开始严重影响中国社会。这些壮大起来的资本与特权互相勾结,逐渐左右中国相关产业和发展,使中国快速成为贫富悬殊、差别巨大的国家。

不可否认,市场化、产业化的确意味着创新和活力,意味着自由和开放,尤其在人才建设和创新发展方面表现突出;但也意味着不可遏制的贪婪欲望、残忍无序的恶性竞争和成王败寇的生存逻辑。在此情况下,产业和市场通过大鱼吃小鱼,的确有的可以发展得很好——西方的跨国公司或金融财团无疑十分强大。但人类是有独立意识和自我尊严的群体,我们不能遵循自然界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那一套,必须要给每一个人都提供平等而有尊严的生活。也就是说,按片面盲目市场化和产业化的发展方向,必然会导致两极分化和强者恒强的局面,而不会导致共同富裕、共同繁荣、共同发展,更难以实现人类对民主自由的崇高追求。因此,生产资料公有制、国有企业、国家规划、宏观调控、二次再分配、社会公平、机会均等、民主自由等,是人类发展进步的必然选择。否则,贫富分化、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将不可避免。当然,市场化、产业化那一套,在富裕而人口稀少的国家也可行得通(可通过高福利政策来保障社会基本稳定),但对于人多地少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不异将是一场巨大灾难(大多数人将生活在高压和痛苦之中),而其落后的产业和市场则将沦为西方列强或跨国企业蚕食鲸吞的对象。

因此,这些不能不让人担忧国家改革的方向和政策问题。好在中国是一个不忘初心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党的领导始终坚强有力,公有制经济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可以说,凡是在国家主导的领域都取得了巨大进步和发展;反之,只要完全放开实行所谓市场化、产业化的领域都问题多多。

大家请看:

足球:足球大约是最早开始产业化尝试的领域。但几十年下来,天价教练、天价球员、天价转会费并没有给中国足球带来繁荣强大,倒是黑哨、打架、内斗、腐败等乱象不止。在没有形成强大民主传统、法制精神的情况下,人人不是为了国家责任、足球发展和足球艺术,而是争风吃醋,一切向“钱”看。应当说,适当的产业化还是有利于足球健康发展的,但一味搞市场化和产业化只会害了它。因为市场化和产业化在企业发展、经济向好,值得花大价钱购买球员、教练、服务时,当然一切都会很好;但一旦失去企业赞助、广告及门票收入,那么必然走向没落。

住房:住房一放开,市场投机严重,房价直线飚升,二三线城市十年之间从几百元上涨到七八千元一平方不等,有的甚至达到上万元。一边,地方政府与开发商互相勾结利用,导致许多人背上沉重的房贷成为房奴;而另一边,炒房团或开发商及其相关利益者则赚得盆满钵满;社会财富快速向少数人手中汇集,贫富差距快速拉大,两极分化日益明显,严重助长了社会不公及权力腐败。

医疗:医疗卫生一放开,医生收入开始与医药相挂钩——救死扶伤变成了利益创收,导致医疗乱象频发:不管有病没病,先做一番高昂的检查再说;不管大病小病,好药贵药先开上一箩筐再说。而老百姓的最直接感受是看不起病了,一个小小的感冒或拉肚子也要花上几百元钱,否则就出不了院。因此,患者都成了被宰的对象。好在国家现在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使许多人不至于出现大病返贫的悲惨景象。

药品:药品一放开,便宜的或利润低的医药器械便不再生产了,新药、贵药、专利药层出不穷,价格也从几毛几块上涨到十几块几十块几百块不等。药品中间流通环节腐败严重,新老专利坐地收赃。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一切都会转嫁到普通百姓头上。而原先还存在的国有医药中心,也逐渐转到私人手中,导致医药市场混乱无序。

食品:食品一放开,不法厂商开始想方设法降低成本,有的故意添加有毒药剂以提高口感或延长保质期,给人民群众身心健康带来不良影响,如毒奶粉、毒食品、地沟油等事件层出不穷。而粮食生产由于一味追求产量或效益,不再关注粮食安全和绿色环保,更甚至把本国的吃饭问题交给他人,让一些西方跨国公司或国际巨头来主导相关产业或市场;究其背后根源,必然是国内利益集团与国外寡头或势力集团相勾结的结果。

教育:教育一放开,学校、培训中心都变成营利场所(别人好的方面不学,如宽松的教研环境、民主的管理方式、灵活的创新机制)。导致重点校打破头往里挤,而普通学校则成了残羹剩饭无人问津,因此就有了学区房、重点班等怪现象。而在高考及升学率的指挥棒下,孩子、老师、家长都疲于奔命、穷于应付。从此,学校不再提倡“五讲四美三热爱”了:不是教孩子如何做人、如何做事,不是因材施教、注重培养兴趣和维护孩子好奇心,而是一切为了分数、一切为了考试;最终导致孩子变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道德品质低下,基本生活不能自理的只会应试的书呆子。而孩子们又由于习惯养成不好、学习压力巨大,导致近视率和肥胖率直线上升——身体素质全面下降。

影视:影视一放开,天价影视制作费,天价劳务费,天价广告费,天价明星出场费……都在扭曲国家的工资制度、分配模式和评价体系。而明星化、商业化、贵族化、娱乐化、庸俗化的宣传导向更是使国家宣传阵地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东西,严重影响了青少年的健康发展,进而污浊和破坏了积极向上的社会空气。

工业:工业一放开,导致产能过剩及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严重。由于国家工业生产没有统筹计划和总体控制,哪一方面赚钱,就往哪一方面投资或发展,各地都一窝蜂进行重复建设或生产,最后导致产能过剩或畸形繁荣,因此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大家在高额利润的刺激下,疯狂投资、疯狂借贷、疯狂开发、疯狂开采——进行同质化竞争——竞相压价销售、偷工减料或进行不正当竞争——形成恶性循环,有的甚至因此破产倒闭或产生经济危机。

金融:金融一放开,非法传销、非法集资、黑幕基金、地下钱庄、高利贷、疯狂投机、疯狂杠杆、囤积居奇……屡禁不止。大家不是把资金用于实体经济和民生工程上,而是投入到所谓的金融创新和市场投机中,严重影响到金融秩序、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尤其是金融市场及金融杠杆的所谓创新发展,极易导致疯狂牟利、变相圈钱等损害国家金融稳定和中小投资者利益的金融犯罪行为。而金融出现问题,往往都是根本性的;其危害十分巨大。

……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产业化、市场化具有投机性、差异性、残酷性、竞争性、自私性、逐利性、贪婪性、掠夺性、盲目性、无序性、奢糜性、娱乐性等特点。一旦完全放开:一是市场价格波动难以控制(各类天价项目及逐利现象都会生现),资本逐利性及贪婪性导致投机性、欺骗性、掠夺性、垄断性严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们通过资产泡沫或虚拟金融等“资本挪移大法”快速实现财富转移;二是竞争激烈、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破产、倒闭、创新、投资、扩大再生产成为常态——成功者只是一小撮人;三是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和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而很少会有为民、为他、为公的仁义道德之举;四是个人主义、精英主义、个人英雄主义盛行,大家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追求个性自由,自私自利,不再提倡利他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国际主义;五是生存压力巨大,贫富差距明显,社会矛盾突出,人与人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的社会鸿沟;六是急功近利,混乱无序,腐化奢靡,唯利是图,只要能够获得高额利润,便会无法无天、无所不用其极;七是敌视政府、鄙视公平,厌恶公有制及国有企业,反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价值观和发展观。

应当说,生产生活各方面在没有国家计划和统一管理的情况下,当然也可以发展(不论什么体制,只要选好用好人才、调动积极性都可发展好),有的甚至还会发展得很好,但由于资本及人类贪婪的本性,最终会导致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同人类的“三高”一样难以治愈;这些都是没有科学计划与统筹协调的结果。最终会导致各类“并发症”产生,以至形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其主要表现有:

一、社会差别快速拉大,贫富分化日益显现在自由市场和生产资料私有制条件下,财富将快速向少数人或特定阶层人士手中聚集,而大多数人则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而成为被剥削被奴役的对象。其中,掌握了一定权力与资源的官员,则会主动与资本相勾结,为实现各自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择手段。因此,社会风气在这种失去基本规范和严格监管的情况下,快速腐化变质将是必然——许多意志薄弱的人将会沦为可悲的牺牲品。

二、同质化竞争严重,易于导致产能过剩或供需失衡。资本主义的危机可以说是骨子里的,尤其是在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些西方经济学专家有所谓的看不见的手会自动纠正错误一说,但实际上这只是一厢情愿;因为资本的贪婪性与逐利性,总是导致其生产发展落后于社会现实需求:高额利润刺激资本不断投入,疯狂投资导致恶性竞争和产能过剩,产能过剩逐渐传染到金融市场导致经济危机……这仿佛是一个死结。而其结果都是具有严重破坏性的。

三、生活压力巨大,社会竞争激烈。在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中,人与人、企业与企业之间本质上是一种大鱼吃小鱼或互相利用的关系。有能力有头脑的人,可能会如鱼得水;而弱势群体将会被边缘化,不得不痛苦地生存在社会最底层。因此,社会中除了少数精英人物外,人们普遍会产生一种严重的焦虑感和不平等感,使其始终生活在高压与痛苦之中(中国当下据说有3.3亿高血压患者及每天1500人猝死就是例子)。而社会政治也会逐渐向精英化发展,人们不再提倡平等思想、集体主义和主人翁精神,不再强调集体领导和民主集中制,而是强调个人英雄主义和唯利是图,一切以自我或家族为中心谋求个人利益最大化。

四、人人之间关系淡漠,传统公序良俗瓦解。由于社会向物质化、商品化方向发展,导致人与人之间感情不再纯朴,而是一切以利益和亲疏来衡量互相之间的关系,并以此形成与之相适应的道德标准和评价体系。尤其在中国这个封建意识浓厚的国家,过去的特权思想和等级意识又开始主导社会生活或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与人之间三六九等,官本位、等级制度、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大行其道。而随着物质社会的形成及人们道德品质的下降,黄、赌、毒、黑、坑、蒙、拐、骗等丑陋现象又尘渣泛起,进而导致传统公序良俗全面瓦解,最终形成与之相适应的建立在所谓契约和法制精神之上的商品社会;因此,资本主义社会也是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和发展依据的。而随着传统秩序的瓦解,宗教迷信、家族观念、个人主义必然进一步扩张。尤其是,在农村由于政治领导淡化、组织宣传弱化,导致封建迷信死灰复燃;而许多年老体弱或游离于社会边缘的人,这些都为宗教迷信及邪教、黑社会、敌对势力的传播与发展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五、社会特权腐败严重,上下利益盘根错节。社会主义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之上的社会。它在进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造的过程中,必然会导致信仰丧失和特权腐败——许多国有企业或集体企业将会沦为一些人的饕餮大餐。他们把国家财富或公有资产视为己有,想方设法搞乱企业或进行所谓的改制,以实现占有国家财富的目的。而各级掌权者,则想方设法与资本或资本家相勾结,形成利益共同体以谋取个人最大得利——努力追求对权力或资源的最大占有与孽息。从此,上下之间失去了平等的基础,大家都在追求绝对权力和自我利益,不再提倡集体主义和团结互助精神,而是深陷无用的政绩工程、档案文牍、迎来送往、烦琐考核之中,人与人之间平等互助或“传帮带”的精神,变成了互相利用或勾心斗角的代名词。

总而言之,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不是因为产业化或市场化,而应首先归功于前三十打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庞大的国有企业,而后三十年又得益于有保护的开放与搞活——调动了人民、市场和企业的积极性。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强大完整的国有企业及金融体系的支撑下,中国的产业和市场得到快速而充分的发展;而这一切都不是一两个跨国企业或西方财团所能轻易撼动的。

历史经验表明:国家必须有计划,社会必须有信仰,农村必须有组织,商品必须有市场。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劳动光荣、雷锋精神、互助精神、平等观念、法制思想等都应大力提倡,要在人们心目中树立一个崇高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评判体系,否则社会主义就无从谈起。

第一,农村必须要组织起来。农村没有组织就是一盘散沙。在封建社会的小农经济是与其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而在当今社会,再靠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已不合时宜:一、它使大工业大生产不能顺利实施,提高不了劳动生产效率,因此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二、破碎化的农业模式,不利于社会生产的协调发展和规模化发展;三、各自为政的管理模式,不利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保护;四、不利于农村人口的系统化管理与人文发展;五、不利于建立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和生产关系。因此,必须要把农村组织起来,重塑组织架构、生产关系和人文风尚,以集体合作社及社区或基本功能区的形式进行合理规划、统筹建设和管理,为建立文明、繁荣、和谐、有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服务。

第二,发展集约经济是必然方向。工业化、自动化、规模化、信息化、集约化是未来社会发展的必然方向。

第三,计划与市场必须协调发展。计划与市场都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手段;不能忽视市场的价值,更不能忽视计划的作用。市场有市场的优点,计划有计划的长处;二者必须要互相补充、协调发展。市场可以调动积极性,有利于社会创新和竞争;而计划可以注重平衡,更好地促进社会公平与和谐。计划经济注重整体发展,市场经济注重个体发展。自由市场经济中,个体可以得到很好发展,有的甚至还会发展成“巨无霸”。但这种发展是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自私自利式的发展,会制造巨大的社会矛盾与不公,具有极大的盲目性、随机性、破坏性和不平衡性。

因此,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两者必须兼顾。其具体办法就是:一、抓大头放小头。也就是所谓的“宏观调控,微观搞活”。如大型银行、大型企业、大的产业、生产资料、公共设施、公共事业等都应由国家统筹管理,不能放弃主导权,而一些次要的、微观的或附属的方面,在不影响根本性全局性的情况下,可以适当放开交给社会或个人。二、抓上游放下游。对于产业的上游要力争国家主导,而对于一些中下游小散单位或链条可以交给市场或集体、合作社、私人主导,如同人体的毛细血管,这些只要建立起来并有效运作就是好的,就可作为健康机体的有效补充。三、抓管理防偏移。各类企业都要以诚信为本,而国家对其负有管理和规范责任。要引导各类企业自觉尊纪守法,严格按照国家计划、国家标准及生产规范行事。对于不遵守国家规划、标准、政策、法律,丧失基本道德规范和企业操守的相关失信单位和个人可通过金融、行政、司法等手段进行制裁或惩罚。四、抓税收促公平。对于发展私营企业或个体户过程中产生的贫富差距问题,应通过科学税收进行适当调节:可以把融资企业与独资企业、企业收入与个人收入、正当收入与不当收入相区分,放宽企业税,减少企业压力,引导企业合理分配利润及进行创新发展,严控个人所得税及消费税,严防国家财富非法转移或外流(对转移财富的要征收高额利税),以此促进社会公平。、抓规划促发展。规划是国家有序发展、产业规范发展和公平竞争的基础。对于不服从国家大政方针和宏观调控的企业,要在产业政策、融资发展、市场准入等方面进行有效制约;而对于利润低下、私人不愿投资的产业,应积极引导国家或集体进行规划发展。六、抓平台促竞争。国家应当注重社会平台及环境的建设,为个人、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舞台或优良的基础设施,尤其要为企业创新和人才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和舞台。七、抓法制促民主。法制是国家民主政治及市场经济的基础:唯有法律可让权力和资本懂得敬畏。政治民主、思想开放、个人自由、文化包容、分配公平、机会均等应当成为未来法制社会或法制国家发展的必然方向。必须要加强法律体系、制度体系、标准体系、诚信体系的建设,严格标准制度和规范程序,努力把社会主义国家建设成一个公平合理的法制国家;对于扰乱市场秩序、囤积居奇、恶性竞争、违反公平的恶性投机行为要严厉制裁和打击。

第四,公有制及党的主导地位不能动摇。社会主义社会本质上是一种平民社会,而不是精英社会。因此,一切领域不能放弃国家的主导地位及作用,否则在资本主导之下将会导致巨大的不公平、不民主,从而丧失领导权和执政基础。也就是说,没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国家金融、国有企业或集体企业,社会公平与自由民主将无从谈起。尤其在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强大的国家力量来支撑,疯狂投机、弱肉强食、两极分化将是必然。尤其是,在失去国家保护或国家主导的情况下,一些产业或市场将成为跨国公司或金融大鳄的天下——国家将因此丧失发展主导权与选择权,而大多数民众必将丧失主人翁地位而重新沦为被奴役被剥削的对象。也就是说,利益集团在掌握了经济基础的情况下,必然会谋求政治主导权——经济基础决定政治基础,以有利于保护私有财产和自身利益;那时,国家财富将快速向少数人手中转移,而大多数人的利益将难以得到根本保障。尤其是,跨国流通、资产泡沫、虚拟金融、金融杠杆、高利贷、非法融资、市场垄断等手段,也为实现财富转移或非法占有提供了巨大可能性。

第五,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努力提高社会主义国家的吸引力和凝聚力。社会主义作为一个新型的政治形态,要想获得普遍认同并最终战胜资本主义,必须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打破封建专制、等级制的传统枷锁及资本财阀或精英政治的掣肘,把自己建设成一个人人普遍向往的民主自由的理想社会。只要我们把自己建设成人类民主的楷模、公平的象征、自由的天堂,那么人才和资金就会蜂拥而至;而假以时日,中华民族走向完全统一和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的中国梦,也就必然成为可能。

总之,中国必须要坚持自己理想信念不动摇——不忘初心,坚定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自信,为开拓一个人人平等、机会均等、开放包容、积极向上的崭新社会,为建设一个繁荣、富强、民主、自由、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努力奋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正声网

责任编辑:向天游

相关推荐